•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-06-16
  • 为助推西藏长足发展和长治久安作出新贡献 2019-06-14
  • 世界杯倒计时:球迷街头狂欢为自己的国家打Call 2019-06-14
  • 四川都江堰再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比3月拍到的更肥 2019-06-11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6-11
  • 其实啊也不奇怪,菜做好了先来一份尝尝味道于是提前开吃了。 2019-06-05
  • 乔治·克鲁尼被授予终身成就奖:“蝙蝠侠”的失败让我警醒 2019-06-04
  • 呵呵。。。你这是没有耐力和极不对称的高手。真正的高手过招会有很多的精彩回合。 2019-06-01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6-01
  • 四年实践:“一带一路”擘画全球治理新宏图 2019-05-23
  •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9-05-23
  • 肖中华在市检察院作专题讲座 2019-05-19
  • Yeelight和首尔半导体携手打造的智能护眼台灯Pro众筹开售 2019-05-18
  • 国乒新生代渐“上位” 2019-05-17
  • 菲亚特品牌逐渐失去欧洲与巴西市场 前途未卜 2019-05-17
  •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言情小说月岚娘子好健忘 第十七章

    甘肃11 选五任四推荐:娘子好健忘 第十七章

    作者:月岚书名:娘子好健忘类别:言情小说
        “那单纪科他是?”莫非是单家的败家子?花芊眠的兄弟?

        花芊眠没回答,只是闷着声音继续说道:“几年前有个年轻人上门拜师,表现得聪明诚恳,不知世事的我当时相当欣赏他,便说服爹收了他当弟子,甚至在后来,由于他的追求,所以请爹作媒替我们订下婚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……”听到这里,红千季的心里突然爆出一股怒气。

        虽然花芊眠未曾言明,但那个曾与花芊眠订下婚约的年轻人,九成九就是后来的单纪科吧?

        “在他尽得爹的真传后,我爹便突然身染急病去世,他就以我未来的夫君之名,接手了单雷堂,甚至为表明心意主动冠以我爹的姓氏,看起来就像他准备在日后娶我、入赘单家,所以我也很安心,可事实上……这些根本都是他装出来的!”花芊眠握紧粉拳,声调里夹带着哭音。

        “有一天我听见他要弟子去劫持一家商行,就同他争吵,结果他露出本性,把我关在房里,还告诉我,要不是单雷堂里还有众多弟子一心向着真正继承爹血脉的我,所以他需要我来保住他的堂主地位,不然他早就像毒杀我爹一样,送我去地府了!”明言至此,花芊眠的泪已垂落在衣衫上。

        一滴又一滴的珠泪浸湿她的衣裳,花芊眠瘫软在红千季的臂弯里,多年来忘怀的悲伤事重新回忆,让她再一次痛哭失声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我怎能原谅自己?是我错认了他、引狼入室,甚至让他害死了爹??!”花芊眠紧紧攀住红千季,却不是担心自己摔落,而是无法承受对自己过失的懊悔。

        “小芊……”红千季将花芊眠紧搂在怀,他确实没想到花芊眠的身世会牵扯到单纪科,这兜了一大圈的因果,教他真的不得不信,缘分就是这么回事。

        “后来……我在下人的帮忙下逃走了……虽然想替爹报仇,但我什么武功也不会,想报官……却又怕官府管不了江湖事……”即使身为单雷堂堂主的女儿,但其实花芊眠与一般普通百姓并无不同,面对这些不平,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      “那单纪科可有追杀你?”红千季轻拍着花芊眠的背,好声好气地安抚着她。

        对于花芊眠的考虑,他不是不懂,毕竟这些不平之事,就是他最初想当个侠客的主因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可我明白我不能留在裂香镇,所以我逃离了那里,后来听闻江南偏北一带生长着可以让人忘却痛苦的花,我就循着消息前去,最后找到了忘忧谷,于大妈他们便让我住了下来……”花芊眠抹着泪,提起解忧村的村民,她忍不住生出一股怀念以及心酸。

        当时若没有他们,她或许早已流落街头、死于异乡了吧?

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不告而别,是因为觉得我会责怪你?”红千季重重叹了口气,“你该不是觉得,我会因为你曾是单纪科的未婚妻,而且你还是将单纪科引入单雷堂的人,所以就认为你十恶不赦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?!被ㄜ访吡σ⊥?,“我是因为……觉得对不起爹、对不起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若不是她,爹不会死,红石坞不会与景阳宫争执,红千季不会身受重伤、被人追杀……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非得把这种与你不相干的责任绑死在自己身上?”红千季不赞同地攒起了眉心,“单纪科那家伙,就算没能骗到你,日后还是会使其他方法为恶,因为他的本性便是如此!所以不管他做了什么,都跟你没关系!”

        “可若是我精明一些,不被他迷惑,那至少爹不会被他害死??!”花芊眠坚持道。

        “照你这种说法,官差跟侠客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所有人不论男女老少,都该工于心计、都该放下纯朴善良的心性,最好大家待人都冷漠以对,免得哪天帮到了个歹人,弄得自己痛不欲生,是这样吗?”红千季冷着声调反问道:“小芊,你告诉我,你希望解忧村的人们变成这样吗?”

        待人好,那并没有错,亲切、信任他人,也没有错,真正的问题其实是出在那些利用旁人善意的人!

        可偏偏恶人胡作非为,总是不以为意,却连累良善百姓心里难受。

        在红千季看来,这叫本末倒置!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花芊眠突然有些傻眼了。

        她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,她只是一味地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,可她又帮不上任何忙,所以才胆小而自私地躲入忘忧谷,但是……

        “我并不想大家都变成冷漠的人,我只是……”花芊眠词穷了。

        她是不是弄错了什么?

        “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?!焙烨Ъ窘有怂赐甑幕坝?,“没有人能够帮你,你也不知道该找谁帮,即使当时红石坞与景阳宫或秋叶山庄,都有人愿意、也有办法对你这个身受不平的小泵娘伸出援手,但你就是不知道,这不是你的问题,也绝非你的责任,你就只是不知所措、无依无靠,所以自然地感到害怕,想求个心安而已?!?br />
        像这样的事情,自红千季习武以来见得太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千季……”热烫的言语安抚着花芊眠的心,将她的回忆硬生生地扯裂,却又温柔地抚平她的心碎。

        她搂紧红千季,眼泪倾流而出,哭湿着他的衣衫,也将多年来所受的不平尽数诉以悲泣之音。

        “我好怕……我真的好怕!我好想替爹报仇!我恨单纪科、可我更恨自己什么也做不到??!”撕碎的哭声断断续续,与花芊眠肆流的泪水一同迸散,委屈的心情更令她哭得双眼红肿,声嘶力竭。

        “也许晚了点,但你现在有我了?!焙烨Ъ颈骋雷攀鞲?,望着几乎沉入远山的夕阳,将花芊眠搂得更紧了些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你夫君,你懂夫君是干什么用的吗?为的就是?;は衲阏庋男∑拮?,至于单纪科那家伙,他们一帮人已被送交官府,再也无法为恶了?!彼灯鸫耸?,红千季心里可是痛快得很。

        尤其得知花芊眠曾受到单纪科欺骗的此刻,知道自己亲手为红石坞与亲亲娘子报了仇,更让他有得意至极的满足感。

        果然,他选择继承父业、当个侠客,是个好决定!

        “咦……什么?你说单纪科他……”由于先前失去与红千季的回忆,所以花芊眠根本没去过问红石坞与单雷堂目前的情况,在恢复记忆后,她立刻就逃离了秋叶山庄。

        她一直当那伙人依旧困扰着红石坞,因此更为自责,哪里想得到,她这夫君居然已将她的仇人逮住了!

        “他们罪大恶极,我想官府不会轻饶,若你想亲手为你爹报仇雪恨,我可以带你上官府,替单纪科的恶行再添一笔,让你一解心中牵挂?!焙烨Ъ靖Чㄜ访叩牧臣?,沉声道:“这回,你不用再害怕,因为有我陪着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千季……”花芊眠霎时觉得心头重担落下,她被这个恶梦缠身多年,除了在忘忧谷那段时光外,她一直感到自责而担忧,可如今……她终于不用再受到恶梦的侵扰了!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有一帮神通广大的结拜兄弟,能够替你找到你爹的尸骨、能够替你验出你爹被毒害,也能够替你爹洗刷单雷堂的不义之名……”红千季吻去了花芊眠脸上垂挂的泪痕,温着声调应道。

        他的结拜兄弟身为秋叶山庄的庄主,这封家名满江南,可不只是因为家大业大。

        秋叶山庄的几个兄弟们,个个身怀绝技,骨子里亦是热忱,对于不平不义之事更愿意倾力相助。

        有秋叶山庄帮忙,再加上红石坞在裂香镇挽回的好名声,要揪出单纪科所有的恶行,可说是易如反掌。

        “千季,谢谢你……”花芊眠使劲抱住红千季,好不容易停下的泪水再度肆流。只不过,这回她为的不再是难过与伤心,而是喜极而泣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哪!”红千季拭去她的泪水,一边续道:“我们还可以替你爹修墓祭拜,我会陪着你去上香,让你爹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,明白他的宝贝女儿如今已有个好夫君在身边呵护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花芊眠揪住红千季的衣衫,忧伤不再,却漾开了释怀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就像红千季说的,她有个好夫君会?;に?。

        这是喜事,是该向爹禀报一声呢!

        “还有,我得带你回一趟解忧村,好让大伙儿放心?!庇辛饲盎氐木楹?,红千季决定上村子跑一趟,在正式向大家道谢的同时,也让于大妈他们放心,知道从此之后不用再担心他们夫妻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怕入谷之后,又把事情忘了?”花芊眠听见他的决定,不由得想起上回红千季摔入谷中的际遇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不怕?!焙烨Ъ咀孕怕赝ㄜ访叽缴弦晃?,“因为,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令人心烦意乱的事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不怕我又把你忘了?”花芊眠瞧他一脸自满,忍不住兴起玩心。

        “你会吗?”红千季不以为然地瞄着花芊眠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花芊眠仰起脸,往红千季的唇瓣吻上,“因为……今后,我有千季在身边,我知道你会疼我、护我,我什么也不用再担心害怕了,所以我再也不会忘了你!”

        炽热的吻,在两人的唇间擦出热烫的高温,笑音渗入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当中,随着卷动老树枝叶的夜风,将倾心爱语传得老远——

        “我要一辈子记着千季你对我的疼、对我的爱,从今以后,再也不相忘!”

        【全书完】
  •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-06-16
  • 为助推西藏长足发展和长治久安作出新贡献 2019-06-14
  • 世界杯倒计时:球迷街头狂欢为自己的国家打Call 2019-06-14
  • 四川都江堰再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比3月拍到的更肥 2019-06-11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6-11
  • 其实啊也不奇怪,菜做好了先来一份尝尝味道于是提前开吃了。 2019-06-05
  • 乔治·克鲁尼被授予终身成就奖:“蝙蝠侠”的失败让我警醒 2019-06-04
  • 呵呵。。。你这是没有耐力和极不对称的高手。真正的高手过招会有很多的精彩回合。 2019-06-01
  • 中国,向大洋更深处挺进(评论员观察) 2019-06-01
  • 四年实践:“一带一路”擘画全球治理新宏图 2019-05-23
  •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9-05-23
  • 肖中华在市检察院作专题讲座 2019-05-19
  • Yeelight和首尔半导体携手打造的智能护眼台灯Pro众筹开售 2019-05-18
  • 国乒新生代渐“上位” 2019-05-17
  • 菲亚特品牌逐渐失去欧洲与巴西市场 前途未卜 2019-05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