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言情小说子纹招夫进宝 第十八章 你不认,我认

甘肃11选五怎么玩划算:招夫进宝 第十八章 你不认,我认

作者:子纹书名:招夫进宝类别:言情小说
    “你让人送回我娘亲的棺椁,却从未告诉我这件事,让我以为我娘亲曝尸荒野,为什么?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轩辕澈敛下眼,“我只是怕你难过?!?br />
    “怕我难过?”康沐雨觉得讽刺,“可是我知道后现在更难过!你不要再瞒我,我想知道一切。你说过,你误以为我娘亲是被人打死在你面前,阿欢也说过,他的师伯打死了偷齐家丹方的女人,你说,齐天宇是不是就是我娘亲怀着我时打伤我娘亲的人?”

    轩辕澈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心头一震,“我娘亲真的那么坏,害得……他失明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意外?!毙禾究谄蠼馐偷溃骸笆俏一市直颇隳锴捉怀龅し?,你娘亲无法,只好先寻丹方救人。

    当时齐天宇在丹庐炼丹,她偷潜入一旁放着丹方的丹阁,惊动了幽兰山庄的守卫,害得齐天宇分心,导致丹火灼烧了眼。

    “你娘拿了丹方带我返京时,根本不知道此事,在与我皇兄约定那日,她如期赶至京城,却得知我母妃已经死了。她当时约我皇兄到了之前你所居住的康府旧宅,那本是当年我母妃所赐,她想与我皇兄同归于尽,却没料到还没等到我皇兄就先等到了齐天宇,他不听你娘亲解释而杀了她,并强行将我带走。

    “回到苍灵山后,他将我丢入迷魂阵中,几天几夜对我不闻不问。我知道,他是因为你娘亲疼我,所以想要折磨我。就在我以为大限将至的时候,他竟然来了,出手救了我?!?br />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救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后来白洛岚发现,你娘亲拿走的不过是一个令女子顺产的丹方,虽然难得,但并非是齐家祖传丹方。

    你娘亲当年只是因为时间急迫,所以没等齐天宇闭关炼丹出来,才未告知而取,只是当齐天宇知道他错了之时,以为你娘亲已死。我知道他有回去找过你娘亲,但没找到她的尸首,所以就在苍灵山替她建了这座衣冠冢。也从那年起,他没再下山过,世人都以为他死了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心中觉得空空落落,她娘死了,为了去寻她爹而死,可她爹却活得好好的?

    这老天爷开了多大的一个玩笑,想起了她爹对自己的冷漠,他现在已经知道他们是骨肉至亲,却当她是陌路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?她闭上眼,将头埋进了轩辕澈温暖的怀抱里轻摇了摇头,她想不透。

    轩辕澈抚着她的后背,望着远方,也是无语。

    康沐雨睡得并不安稳,隐约听到床边有人低语的声音,随即有一股温暖的气息进到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看到站在床边高大的身影是轩辕澈,还有另一个人坐在床边,手正搭着自己手腕,舒服的热气便是从他身上传来。

    这几日她常感觉身上有股温暖的气息,原还以为是轩辕澈的缘故,原来是他——齐天宇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已好?!逼胩煊畲铀钠⒆渲浪丫牙?,口气没有太大的起伏,“明日应该就可以离开苍灵山了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的心一沉,看他起身,忍不住脱口说道: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

    齐天宇背对着她,脚步微顿。

    “你为我娘造坟就说明在当年你就明白,我娘并没对不起你,只是为什么……你不认我?”

    齐天宇没有回答她,最终还是一言不发地迈开步伐。

    康沐雨见他走开,连句话都不愿多说,不禁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眼泪,轩辕澈忍不住对齐天宇出手,他想逼他给他媳妇儿一个交代,就算只是说一句话也好。

    康沐雨见状,连忙说道:“进宝,住手?!本退阍倌压?,她也不愿见轩辕澈跟齐天宇打起来。

    轩辕澈停了手,“做错的人明明是你,你还令她难过,你到底是不是人?”

    齐天宇淡淡一笑,“早在我杀了你姨母那刻,我就已经不是人了?!?br />
    不是他不认康沐雨,而是他有何颜面认?他的冲动不单毁了自己的一生,还有崔云妍,然后是她——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好一句不是人!”轩辕澈一哼,“放心,明日我便带沐雨下山,还你一世孤寂的平静?!?br />
    “如此甚好?!崩涞乱痪浠?,齐天宇头也不回的走开。

    轩辕澈一个咬牙,坐到康沐雨的身旁,将她拥入怀中?!氨鹉压?,不值得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伸出手紧紧的攀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有我!”

    “是,”她哽咽的喃喃说道:“我有进宝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她有他确实就够了,但心里却有一丝想不透、看不开的遗憾困惑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齐天宇就知道轩辕澈带着康沐雨离开了,这里又将只有他与他的娘子。

    站在崔云妍的坟前,他喃喃说道:“云妍,我不是不认她,是我不配。就让她跟澈儿一样恨我吧!我不配得到谅解,他们越恨我,我心里才会好过些。希望他们一路相扶持,别像咱们一样——”

    另一边带着轩辕澈和康沐雨的马车才离开贵州城没几里路,就被齐天烈追上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把人交出来!”

    轩辕澈没好气的看着齐天烈,这个人开口不是向他要剑,就是要人——剑是可以给,反正本来就是齐家的东西,但是人……沐雨可是他的媳妇儿,就算要他的命,他也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康沐雨不顾轩辕澈的反对,硬是下了马车。她大病初愈,整个人看来有些病恹恹,更添了几分纤弱。

    “姊姊,”跟着齐天烈来的谷亦欢看到康沐雨,眼睛一亮,“你的脸……你的脸变得好美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微微一笑,脸上的红痕除去,她原该感到欣喜,但只要一想到齐天宇,她的喜悦好似蒙尘。

    “阿欢的师父?!笨点逵暧欣竦母胩炝倚辛烁隼?。

    “怎么叫得这么生疏?!币豢吹娇点逵?,齐天烈忍不住激动,露出大大的笑脸,“我可是你的亲叔父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的眼底一黯,“阿欢的师父或许还不知,齐前辈不认我?!?br />
    齐天烈的笑容微僵,他当然不能说自己的兄长老胡涂了,只好说:“他不认你,我认你便成了。想当初我们见面之时,我就觉得你特别的有我的眼缘,果然骨肉天性,咱们俩就是一家人?!?br />
    “师父,你记错了吧!第一次见面时你明明就把我姊姊惹哭了?!惫纫嗷度滩蛔】?,“你还抢了她的青冥剑?!?br />
    齐天烈瞪了谷亦欢一眼。这个臭小子,哪壶不开提哪壶,存心扯他后腿。

    谷亦欢缩了缩脖子,一脸无辜,他不过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沐雨,”齐天烈收回视线,继续陪着笑道:“跟阿叔回去,从今以后你就是咱们天煞盟的大小姐,只要你开口,阿叔什么都给你,青冥剑算什么,你喜欢阿叔回去立刻给你?!?br />
    轩辕澈冷冷看着齐天烈,还从没见过他如此巴结一个人?!扒焐访说拇笮〗?,哪比得上当恭亲王王妃?!?br />
    “恭亲王王妃又如何?”齐天烈瞪着轩辕澈,“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分,沐雨是我们齐家的人?!?br />
    “你始终认为我姨母对不起齐家,她所生之女,为什么要入齐家门?”

    齐天烈的表情有些尴尬,他也知道当年有误会,只是齐天宇的一双眼,确实是因为崔云妍的关系而瞎的,总不能要他心平气和的当没这回事。

    他恼羞成怒的啐道:“都多大的人了,尽纠结过去的小事,能有什么出息?”

    轩辕澈冷冷瞧着他,谷亦欢也满脸不以为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齐天烈苦恼的搔了搔头,“沐雨,你娘亲来自塞外,最爱吃些烧烤肉类,幽兰山庄里的香料多不胜数,你跟阿叔回去,阿叔宰头羊,烤只全羊给你尝尝?!?br />
    忽地康沐雨双眼闪闪发亮,注意力全被烤全羊吸引了,“一只烤全羊?!全给我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齐天烈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叔对我真好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声“阿叔”,齐天烈一脸满足。

    轩辕澈在心中叹了口气,自己的王妃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只烤羊给勾引了?!

    “我说沐雨,你真是太上道了?!卑茁迩渑踝趴点逵晁偷陌倌耆耸Q,眼角、嘴角都带笑。

    看他那副见钱眼开的样子,白洛岚真是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阁主别客气,”康沐雨说道:“当初要不是你大方的给了我一株百年人蔘,进宝也不会好得这么快,说到底,是我要谢谢你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过是举手之劳?!?br />
    “你竟然会将百年人蔘送人?”白洛岚十分怀疑,这作风可一点都不像自个儿这弟弟。

    白洛卿目光坚定的看着姊姊,“我本来就是大方之人?!?br />
    白洛岚要不是不想让他在后辈面前失了面子,还真想嗤之以鼻。见他此刻捧着人蔘,一副满足的样子,她懒得理会,拉着康沐雨进了丹阁。

    丹阁里头有不少药方,她得找些适合调养康沐雨身子的,让她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康沐雨跟着进去,也顺手拿了几个方子看,“婶娘,这个药饮是否能治哮喘,不得安卧之症?”

    白洛岚走到她身旁,低头看着,“此方虽无法根治,但养身,长久服用是可减少喘症发作。沐雨也有喘症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当今圣上?!?br />
    白若岚不由得挑了下眉,“看来你对当今圣上极其关爱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他毕竟是——”她顿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:“王爷的亲侄儿?!?br />
    当今圣上的身世只能是皇室的秘密,她也不愿多提。她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洛岚,“婶娘,这个药方可否给我一份?”

    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,白洛岚喜欢得紧,拍了拍她的脸,“自然可以,你可是齐家的大小姐?!?br />
    提到这事,康沐雨有些不自在,留在幽兰山庄的这几日,这里的每个人都对她极好,但事实上她那日答应她阿叔回来,只是因为心中有份希翼,希望她爹或许会肯再看她几眼,更或许会改变主意,愿意认她这个女儿……

    白洛岚注意到康沐雨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,她淡淡一笑,牵着她走,来到外头水波盈盈的湖中亭中,可以远远看到苍灵山。

    “你想你爹了吗?”

    康沐雨一愣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瞒我,你关心阿欢、关心当今圣上,关心许多人,代表着你是个心慈之人,所以怎么会不想自己的爹?”

    康沐雨垂下眼,“可是他不认我,或许是我不够好?!彼挥兴锴缀每?,也没有太聪明的脑子,功夫更是贻笑大方,在卧虎藏龙的齐家,她就像当初在康家一般,是个一点都不起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很好,问题在他,是他不敢认你?!?br />
    “不敢认我?”

    白洛岚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??!他不认你,是他自个儿的问题,”白洛卿拿着人蔘跟在后头,插嘴道,“他这一辈子都在坐心牢,关住了自己,让你或轩辕澈恨他,他才会好过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你或许不知,你爹身上有着与生倶来的先天之气,他能养生护体也能续命,只是一旦流失,便一生无法回复,若是用尽,便是死期。所以当年在误会你娘亲而将澈儿丢入迷魂阵、令澈儿差点死去时,他已经出手救过他一次,那次令他元气大伤,损了功力,而今他又出手救你——相信我,”白洛岚拉住了她的手,“他心中早就认回你,只要你出事,就算是要他的命,他也会愿意把命拿出来给你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从没想过她爹是拿自己的命来救她的命……

    她看着苍灵山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白洛岚见状也没打扰她,看着时辰,也得去盯着厨房,这些日子做了不少给康沐雨补身子的菜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着你姊姊?!卑茁遽敖淮恢备诓辉洞Φ墓纫嗷?。

    谷亦欢点头,他心中还震撼着方才师娘说的话,所以他可以想见,姊姊现在心里肯定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瞥见只顾盯着人蔘的白洛卿,谷亦欢不禁翻了个白眼,“阁主,再看也不会多生出几株出来,不如想想办法,让我姊姊父女团圆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彼此有苦衷,心里相互体谅,就算没有朝夕相对,这不也算是团圆了吗?”白洛卿对这种事可是看得很开。

    谷亦欢撇了下嘴,“什么相互体谅,话总得当着面说个清楚,不然不就一颗心一辈子悬着了吗?”

    白洛卿似笑非笑的瞧了谷亦欢一眼,道:“要当面说清楚还不容易,你师伯心里肯定关心自己的女儿,只要女儿一出事,听到消息,他绝对会出现?!?br />
    谷亦欢眼睛立刻眨啊眨,跑到了康沐雨面前献计,“是??!绑主说得有道理,若姊姊想要见师伯,不如用苦肉计,若师伯来了就代表真心关心姊姊,也算是认了姊姊,姊姊就能放下这桩心事了吧?”

    康沐雨被谷亦欢的话打动,以她的能耐,她不可能闯过苍灵山的迷魂阵,若是她开口,轩辕澈就算百般不愿也会带她走一趟,但是与其她苦苦相逼,不如就试探一次——

    她看着眼前的湖水,在谷亦欢还喋喋不休时,毫无预警的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姊姊!”谷亦欢一张脸白了,他是要康沐雨用苦肉计,可没要她跳湖啊。

    他连忙大声叫来人,自己也一跃而下,赶紧将人给捞起。

    他真的死定了!等会儿就要收拾包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不然别说轩辕澈不饶他,他师父就会让他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一道黑影闪进幽兰山庄,轻功了得,竟没有惊动庄内护卫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轩辕澈本就没有睡沉,所以当人进了屋内时,他已经坐在床沿,点亮了烛火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齐天宇,轩辕澈的心情十分复杂,声音有些冷,“你为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她如何了?”齐天宇没有回答他的话,径自问道。

    齐云曦匆匆赶来苍灵山,说康沐雨落水,情况不好。他相信有轩辕澈在,女儿不会有事,但他还是没忍住,自己亲自走了这一趟。

    “她?!”轩辕澈声音里有着嘲弄,“她是谁?一个你视为陌生人的女子能让多年未下山的你连夜下山,面子还挺大的?!?br />
    “看来她是无事?!?br />
    轩辕澈正要开口,却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拉了拉,他在心中一叹,站起身,让出位置,“是否有事,你自己过来瞧?!?br />
    齐天宇迟疑了一下,最后还是过去替康沐雨诊脉,只是一诊脉之后,他不禁眉头微皱,果然,他被愚弄了,她根本没事,脉象还比以前更加有力,看来这些日子被照顾得很好。

    康沐雨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,目光须臾不离齐天宇的脸,“我没事,只是落湖,喝了几口水?!?br />
    “为何要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?!碧街冈?,康沐雨有些委屈,“我落水是事实,只是情况并不严重,没有大碍,这怎能算骗你?”

    这是强词夺理。齐天宇站起身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明明很关心我,你嘴上说不认,但心里早就认了我这个女儿?!?br />
    齐天宇闻言,身子一僵?!澳憬袢漳殖稣庖怀?,就是要逼出我的关心?这也太过可笑?!?br />
    “是可笑,更可笑的是我已经决定,你不认我没关系,我认你就好?!笨点逵甓倭艘幌?,道:“以后只要我出事,你一定要来看我?!?br />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齐天宇第一次感到自己想笑,他还以为自己早就失去了笑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要守着娘就去守着,等你放了自己的那一天,记得来找我和进宝?!笨点逵耆崛岬溃骸拔颐堑饶?,爹?!?br />
    她的一声“爹”,令齐天宇的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康沐雨拉了拉轩辕澈,“进宝,你快跟爹说,我们等他?!?br />
    轩辕澈的眼角抽了抽,有必要非拉上他不可吗?

    “进宝?”康沐雨的声音里多了些严肃。

    轩辕澈一叹,“过去恩怨就算了吧!反正已是生死两茫茫,我不想以后后悔。姨父——或许我该改口叫声爹?”

    “我不值得?!?br />
    “值得与否,是我说了算?!笨点逵瓿錾?。

    “你就跟你娘亲一样,只要认定一件事,就是执着到底?!逼胩煊畛读讼伦旖?,说完这句便径自离去。

    康沐雨的心上像是压着颗大石,但她知道,她爹只能自己放过自己,而她也知道,她爹说得没错,她是执着到底的人,她迟早会打动她爹的,毕竟她有轩辕澈当后盾,而未来还很长……

    “进宝,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们都要在一起?!彼舯ё判?,她不要他们两人像她的爹娘一样,有着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在一起,只是……”他幽幽一叹,“你要骗他下山也不是不成,只要让云曦去他面前说几句假话,没必要真的落水?!?br />
    康沐雨搔了搔头,“一时之间,我没想到这么多?!?br />
    “你??!”轩辕澈听到她落水时,差点没被她吓死。至于谷亦欢把人救上来、确定她平安之后就溜了,连白洛卿也逃得挺快的,害他想找人算帐也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看来这两个人,以后只有一条路走——能离康沐雨多远闪多远……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